你现在的位置: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 >> 老教师 >> 正文内容

难忘母校的体育教育——献给敬爱的江会生老师

作者:张克键(1966届3班校友) 来源:华师一校友会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2日 点击数:

 

    五十三年前,我从市四十五中学初中毕业,考入华中师范学院第一附属中学高中,成为华师一附中高中63级三班的学生。

    当时华师一附中已是省重点学校,在市内与省实验中学、与市一中、市二中齐名。在人们头脑里,省重点学校,就是校风好、教学质量高、升学率高。上了华师一附中,一只脚已踏进了大学校门(当年全社会高考升学率是很低的)。戴上华师一附中的校徽,是令人十分高兴和自豪的一件事情!

    进入华师一附中,开始正常的学习生活后,我们深深感受到,华师一附中优越的教学环境、一流的教学条件、完善的学生生活设施,以及标准的运动场地和成套的各种运动器材。。。。。。这些都是其他学校无法比拟的。感谢华师一附中的前身——中南工农干部速成中学,为我们创造了优越的物质基础。经过学校领导、老师和历届学生的不懈努力,华师一附中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好学校。

    母校的高升学率及在各项奥赛中骄人的成绩现在早已蜚声国内外。

    当年的华师一附中,是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使学生在德智体各方面全面发展。有关智育和德育教育已有许多精彩的记叙。在此,我要深情回忆的是——难忘母校的体育教育。

 

江会生老师

 

    我清楚的记得,入校第一节体育课是在教室里上的。上课铃声响后,体育老师走上讲台,他30岁左右,身着运动衫,身体壮实,行动敏捷,戴一副深度近视眼镜。体育教师的潇洒中浸透着儒雅,给人别样的感觉,不由人不产生好感!他首先自我介绍姓名,黑板上留下他隽秀字体的三个大字“江会生”。他就是我们的体育老师—— 一位深深影响我们人生的优秀教师。他首先向我们提问:“大家都上了近十年的体育课,什么是体育?”一句提问,我们49名同学面面相觑,回答不了!

    我是一个有一定体育运动基础的学生,小学在武昌实验小学上学,我是学校田径运动队队员,并在武昌体育场业余体校训练多年,59年还参加了市体育夏令营。因此,我对体育课,对体育老师是有亲近感的。

    江老师的提问,更引起我的极大兴趣,我聚精会神听江老师讲解。

    江老师向我们介绍毛主席的《体育之研究》,向我们讲解了体育是人类自我养身之道,它能使身心全面均衡发展。体育的功效是:强筋骨,增知识,调情感,练意志。对个人可以强生,对国家可以卫国。

    江老师要求我们体育锻炼要有自觉性,要持之以恒,要通过认识其重要性,从而对体育运动感兴趣,通过体育运动,促进身心健康发展,保障智育、德育的教育,从而享受体育运动的快乐。

    我第一次学到了体育的理论,第一次在教室里上了一堂真正的体育课。(从前遇到雨天,老师在室内上体育课,只是讲故事,做趣味游戏)。

    为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保障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母校领导十分重视体育教育和训练,强调“体育是学校工作皇冠上的明珠”。

    学校体育教育的关键环节是学校体育教研组,是各位体育老师的敬业精神和努力工作的态度。首先,他们在克服“一只口哨两个球”的放羊式教学的基础上,把为国家培养健康人才视为己任,让体育真正面向学生。

    其二是全面贯彻国家体育教学大纲,使教学内容科学、全面,更符合教育方针的目标。

其三是保证体育课的质量,包含知识、技能的学习,运动量密度的控制、力求体育课的实效性。而且做到不论天寒地冻、刮风下雨,总是克服困难,从不缺课。

    其四是开展多种多样的课外体育运动,使课内外结合,确保教育部要求的每天平均运动时间。教育引导学生认识到:各专项运动入门不难,深造也是可以做到的。广泛开展各项体育运动的专项训练,在普及的基础上提高学生的运动技能。

    其五是在体育考核基础上,实行学生体质评价卡片,每年对学生的身体发育、身体素质、体育表现等进行综合评价,让学生全面了解自己,并与家长沟通,促进学生身体健康成长。

    三年的高中学习生活,学校的体育教育时时伴随着我们。母校的体育活动,成为全体同学学习生活中不能缺少的一部分。我们学生也立下学习报国的志向,响应清华大学的号召:锻炼好身体,争取为国家健康工作50年,积极参与体育运动。除了每周三堂体育课外,无论严寒酷暑,无论刮风下小雨下雪的天气,全校师生每天凌晨早锻炼,场面壮观;每天下午两节课后,全校学生在操场上生龙活虎的运动;劳卫制的全员检测,班级自行组织各项体育活动和对抗赛;学校各专项运动队的高水平训练,各项运动等级运动员成批涌现。。。。。。现在想起母校的这一切,都能激起我对体育运动的冲动!母校的体育教育,培养了我们体育锻炼的能力和兴趣,使我们身心健康成长。

    在此,我引用我同班同学潘鼎泰的一段话:

   “华师一附中当年的教育是成功的。其中体育教育是不可忽略的组成部分。且不说体育竞赛的成绩,它对广大学生的体质的提高起了重大作用。这才是学校体育教育的根本目的。以我自己为例,高中以前,几乎从未认真进行锻炼,入学华师一附中后,在这特定的环境里,也逐渐投入日常锻炼。早晨的800米跑、100米重复往返跑、引体向上16次。。。。。。晚自习后,还与李鹏一起跑1500米。滑翔班专用锻炼器材旋转梯、大铁环和游泳都是常练的项目。冬季冷水洗脸沐浴更是家常便饭。虽然体育成绩一直“赶鸭子”,但体质的提高,使我终身受益。”

    这代表了绝大部分同学对母校体育教育的真实感受!

    我进入华师一附中后,恢复了体育活动和专项训练。有幸成为学校田径队队员,校足球队队员和校排球队队员。我参加了各个项目的市中学体育竞赛。

    母校当年篮球是与传统强校省实验中学争第一;

    足球是与传统强校市四中争第一。我校高中足球队在与汉口冠军队比赛中,曾以120的比分获胜,一时引起轰动。

    排球是与传统强校市二十中争第一。

    体操在一般学校没有开展,而我校体操队能与体校抗衡,曾多次获得武汉市男女团体总分第一名和男女个人全能冠军。

    田径运动雄居全市第一,多年保持团体冠军。每年市中学生田径运动大会,下午三点钟后,遍布新华路体育场的各个单项进入决赛。到处是身着咖啡色校运动服的我校进入决赛的选手。现在回忆起那些场面,深感自豪!

    母校全面开展各项体育运动,在射击、航模、跳伞、舢板、划船专项运动中都取得不菲的战绩。

    我记得要不是文化大革命,我校高中男女代表队,初中女子代表队将代表武汉市中学生,到青岛参加全国中学生田径运动会。历年历届,母校有众多的同学代表我省参加全国中学生运动会和全国少年运动全。并为国家队、八一队和湖北省队输送人才。

    母校的体育教育真是我们这个全国名校皇冠上闪闪发光的一颗硕大宝石!

    母校体育教育取得的骄人成绩,是学校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的结果;是体育教研组各位老师刻苦敬业、通力协作、严以治学、全面贯彻教学大纲,并且以身作则、严格训练的结果。我们深情怀念母校体育教研组的谭汝吉老师、冯天华老师、黄君奇老师、彭孝昌老师,王崇明老师、杜绍兴老师及各位体院、华师下派的老师,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我们更加思念我们的体育课任老师江会生老师。三年的高中学习生活,江老师与我们朝夕相处,无论是体育课教学,还是早晨和下午训练,他都以身作则,从不缺课,从不迟到。他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地教会每个同学各项运动的基本技能。他的标准示范动作和严格要求的教学态度,使我铭记难忘。

    江老师是学习体操的,又学习过两年芭蕾舞,田径特长是十项全能。他不仅有各项体育运动的出色技能,更有较高的体育理论造诣。出身书香教育世家,家学渊源,有优秀的文化传承。家风严谨,从小受到良好教育熏陶。保持着知识分子自尊、正义、奉献的传统美德。(他的祖父和父亲,是共产党鄂籍早期领导人董必武、陈潭秋、吴德峰、伍修权等的亲密朋友,在革命低潮白色恐怖时期,给予他们掩护、帮助和巨额资助)。

    在体育教育专业上,他治学严谨。从1955——1977年,在华师一附中任教22年中,编制教案1500余篇,教学三万余课时。他受到学生广泛的尊敬和爱戴。他先后训练出学校优秀的体操队、足球队和田径队。文化大革命中,他又负责排演了直至今日令母校骄傲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他是武汉市名望很高的体育教师。

    两年在校文化大革命的动乱时期,江老师为打破我班的沉闷空气,激发我班同学的青春活力,特意长时间地和我班同学在一起,使我们有机会亲近他、了解他。他坚持正义、维护尊严、敢于担当,从没有不利他人的言行,任何情况下坚守做人的底线。。。。。。在那残酷整人的文化大革命中,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品质!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196781日渡江活动中,由于群众组织工作做得不好,武昌大桥头下水处出现混乱,人潮倾压,死伤无数。江老师作为我校总指挥,临危沉着、机智,果断指挥我校渡江大军,拼力退出人潮,化危难于顷刻间,带队到长江大桥上流下水。我校健儿全员胜利完成渡江活动,避免了我校死伤学生的悲剧发生。这个事件充分展示江老师出众的组织指挥能力和临危不惧、化险为夷的大将风度!

    现在母校还将当年学校芭蕾舞《红色娘子军》的剧照,骄傲地在校史中展出。江老师作为导演、服装、道具、灯光、布景等总负责人,为该剧的成功,作出了极大的贡献,他的作用无人能替代!对于这些我们暂且不说,可有多少人知道,在那动乱的年代,在那人魔共舞的时期,江老师为保护纯洁单纯的少女演员们不受侵害,又是如何费尽心机保护她们啊!

    19683月,江老师参入了我班同学到兴山县促春耕生产的支农活动。路经宜昌时,江老师鼓励我们敢于与当地恶势力斗争,展现我校师生嫉恶如仇的凛然正气!

    那年兴山之行,更令我们难忘的是峡口公社的那个傍晚。

    春季多雨,雨后香溪河水不时暴涨,那天我们住在公社。公社后边就是香溪河。我们同学年轻气盛,两位同学打赌渡河游泳。再返回时天色已黑。此时,河水已暴涨,水流湍急。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游在后面、水平较差的同学身上时。前面已靠岸的同学没抓住岸边突出的岩石,被湍急的河水冲向下游。。。。。。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只有江老师关注着他。我和江老师站在一块,但我们关注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只听见江老师大喊一声:“张克键,不好!”我扭头一看,江老师已纵身跳进河里。当时江老师身着冬装,连手表都没有摘下。江老师一只手紧紧抓住已在水中抽筋、全身已僵硬的同学,一只手想抓住岩石,但这抵御不住汹涌湍急的河水冲击,真危险啊!后来几个同学相继跳下河,组成人链,在岸上的同学用竹篙、绳子的帮助下,才化险为夷!

    现在这位救助上来的同学,是一所大学知名教授,江老师不仅救起一名年轻生命,也是为国家储备了一位人才!

    在兴山县促春耕支农活动中,我们是驻队工作队。这是我们同学第一次深入到深山农村农户家中,了解到大山区的农民艰苦生活和生产劳动。江老师针对同学中的一些幼稚思想言行,不失时机对同学进行语重心长的教育帮助。同学深情回忆说:“听了江老师的话,我感到很羞愧,知道自己思想上的差距,以后再也不是那种少不经世了,对农村和农民有了一定了解,更尊重千百年来在田地里辛勤耕耘的劳动人民,是他们养活了我们。江老师的话至今都记忆在心,难以忘怀,江老师不但教我们体育,同时还关心我们的思想品格的健康成长,他是我们的好老师!”

    1968年底,我们离开了学校,但江老师仍时时事事关心我们。

    1970年后,大批同学招工返城,但江老师仍关注着在农村的有体育专长的同学,努力推荐他们上体育学院,成为工农兵学员。

    他还关心那些返城工作不合适的又有体育专长的同学到学校担任体育老师。这些同学都没有辜负江老师的关怀,都成为学校业务骨干老师。

    江老师在各个不同时期,以各种方式关心学生、爱护学生、帮助学生的事迹不胜枚举!

    江老师各个时期的高大形象,江老师的崇高品质,江老师的光辉业绩,一幕一幕深深印刻在我们的记忆中。

    他是我们崇敬的老师,五十多年来,与我们保持着深厚的师生情谊!

    1977年后,江老师调到武汉教育学院工作,他组建体育系,主抓全市中小学体育教育。

    江老师龙归大海,充分展示他出色的体育教育专家的才能。

    江老师创建教育学院体育系,任首任主任,使武汉教育学院体育系成为全国教育系统先进单位。

    江老师主编了湖北省、武汉市两套初中体育课本和省中学体育教育参考资料。

    江老师是教育部连续四届聘任的中小学体育教材审查委员。

    江老师20年连续担任湖北省高校高职职称评定委员。

    江老师是全国优秀教师,是湖北省教育战线劳动模范。

    江老师是曾宪梓教育基金奖获得者。

    江老师不仅为母校,也为省市乃至全国的体育教育作出了重大贡献!

    江老师是值得我们大家尊敬的优秀老师。

    在毕业50周年之际,以此拙稿,怀念母校的体育教育,献给我们敬爱的江会生老师!

 


【字体: